藝術寶藏 隱而再現:積家Reverso Tribute Enamel Hudeen Treasur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
日期: Monday, October 25 @ 10:00:00 CST
新聞主題: 新品訊息



1931年,積家(Jaeger-LeCoultre)推出了20世紀最經典的時計系列——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獨特的可翻轉錶殼原為抵禦馬球比賽的劇烈碰撞而設計,結合了流暢的線條和極具裝飾藝術的風格後,難怪迅速成為一款極為容易辨識的標誌性腕錶。90年來,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不斷推陳出新,同時保留原有特色,曾搭載超過50款不同的機芯,而原本空白的金屬翻轉錶背亦成為發揮創意的畫布,可選擇以琺瑯、雕刻或精美寶石鑲嵌加以裝飾。

2021年,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慶祝面世90週年,積家特別推出一套三款Reverso Tribute Enamel Hude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以微繪琺瑯(Miniature Enamel)分別重現庫爾貝(Gustave Courbet)、梵谷(Vincent Van Gogh)和克林姆(Gustav Klimt)的巨作,進而彰顯Reverso系列創作靈感所象徵的現代精神。


無論從哪一個要素來看,積家的Reverso 都稱得上是經典中的經典。一般的手錶不脫正反兩面,要欣賞全貌非得脫下手錶才能玩賞;問世九十年、身為可翻轉的手錶 (Reversible Watch) 始祖錶款的 Reverso 則完全突破了這樣的窠臼,只要輕輕一個小動作,將錶面作個翻轉,就可以展現、賦予同一只手錶截然不同、全新的風貌,既增添了佩戴手錶的趣味性,也增加了手錶性能的延展性。圖為Reverso 翻轉系列琺瑯腕錶庫爾貝版的大明火琺瑯人字紋扭索飾紋錶盤。


Reverso翻轉系列的設計靈感源自於保護錶面,這是由於早期鐘錶錶面的材質較脆弱,使得當時消費者會考慮選擇可翻轉錶面的設計,以防止錶面受到刮傷。起初以實用為目的而產生的翻轉錶,後來卻逐漸轉變成了為滿足特定市場的需要而生產。其設計的主要考量是來自社交與美學,而非來自性能需求層面。


▲積家Reverso系列的極致發展,Reverso Hybris Mechanica Calibre 185四面腕錶

有的消費者希望能將刻度面盤旋轉隱藏後,顯現出個性化,如刻有圖畫、姓名、或家族、社團、公司徽飾的錶殼背面;有些翻轉錶則是二合一的錶款,一邊是儉樸質雅的錶面,翻過來的另一邊則鑲綴著珠寶玉石、兼具首飾、配件的作用;而兩面皆可方便呈現的面盤更讓設計製造者等於是擁有雙倍的舞台,可以將日亦發展、多樣複雜的時計性能一併展現。翻轉錶擁有如此美哉的性能,也難怪會深受名媛紳士的喜愛了。


古斯塔夫.庫爾貝是19世紀現實主義畫派先鋒人物兼政治活動家,他於1873年離開祖國法國,來到瑞士萊芒湖(即日內瓦湖)岸的沃韋(Vevey)附近定居。庫爾貝在人生中的最後一年描繪出這綺麗秀美的湖光山色,以明亮的銀藍色調捕捉湖面上的行雲浮光。1890年代初期,當時庫爾貝已逝世約15年,一位法國諾曼第地區格蘭維爾(Granville)小鎮的居民將這幅畫作,連同其他兩幅據稱也是由庫爾貝所繪的作品捐贈予當地的美術館——格蘭維爾老城博物館(Musée du Vieux Granville)。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這三幅畫作被轉移至儲藏庫房中,在長達70年之間無人記起。1995年,一位專家宣稱,這三幅畫作均為贗品,要不是故意偽造,就是鑒定失誤。2015年,由於博物館館長要起草一份關於博物館歷史的文件,這三幅畫作才得以重見天日。這位女館長決定就其真偽徵詢其他專家的意見,並諮詢了法國博物館(Musées de France)專門從事庫爾貝作品研究的頂級專家布魯諾.莫汀(Bruno Mottin)。經過廣泛而深入的研究,莫汀於2017年確認,這幅湖景畫作確實出自庫爾貝之手。


積家全新推出的這三款Reverso Tribute Enamel Hude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選用了風格細節方面最接近1930年代的原型腕錶正面的Reverso Tribute翻轉系列;正面都配備裝飾著精妙優美的扭索飾紋的簡約錶盤,或呈霧藍色或呈綠色,和隱藏於錶盤背面的微繪琺瑯畫作的色調互相呼應,在極為有限的空間之中,展示細節精緻豐富的微繪藝術。這一套三款腕錶分別忠實重現代表西方藝術傳統中重要分水嶺的三位畫家的畫作——分別是19世紀現實主義畫派的庫爾貝、後印象畫派的梵谷,以及維也納分離畫派的克林姆。為突顯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能夠隱藏或展現繪製於錶背精美藝術瑰寶的獨特設計,積家所甄選出出的三幅優美畫作均曾隱匿於世數十年,並一度被認為永遠無跡可尋,直至近年才被重新發現並認定為真品。


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 COURBET翻轉系列琺瑯腕錶庫爾貝版
18K白金錶殼,錶徑 45.6 x 27.4毫米,錶殼厚9.73毫米,時、分顯示,大明火琺瑯人字紋扭索飾紋錶盤,錶背大明火琺瑯微繪庫爾貝 -《View of Lake Léman》(萊芒湖景),畫作,積家822/2型手動上鏈機械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防水30米,黑色鱷魚皮錶帶,編號Q39334C2,限量發行10只。


古斯塔夫.庫爾貝 - 《View of Lake Léman》(萊芒湖景)(1876年)

古斯塔夫.庫爾貝於1873年被逐出祖國法國,來到瑞士萊芒湖(亦即日內瓦湖)岸的沃韋(Vevey)附近定居。湖面變化不定的灩瀲波光讓他大受啟發。在這幅綺麗的畫作中,庫爾貝捕捉了湖面上行雲浮光的景致。


庫爾貝版描繪的是瑞士萊芒湖(即日內瓦湖)的風景


積家琺瑯工藝大師在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上複製了這幅畫作的主體部分,完美重現原作的細膩色彩,以及精緻入微的細節和引人入勝的氣氛。畫作的柔和色調與閃爍的白金錶殼完美契合,並與朦朧藍灰色錶盤上精緻的人字紋扭索飾紋互相呼應。


另一只腕錶的微繪主題是梵谷 – 《Sunset at Montmajour》的(蒙馬儒的日落)(1888年)。在1908年,挪威工業家兼收藏家克里斯汀.尼古拉.穆思達(Cristian Nicolai Mustad)通過一位巴黎商人購買了這幅畫作,但因被法國駐瑞典大使認定為贗品,而丟棄到閣樓之中。此一化作一直到2013年9月被正式被認定為真品。


文森.梵谷 - 《Sunset at Montmajour》(蒙馬儒的日落)(1888年)

梵谷於1888年移居法國南部,開始嘗試全新的視覺表達風格。《Sunset at Montmajour》(蒙馬儒的日落)是梵高在夏日傍晚創作的寫生作品,描繪法國普羅旺斯地區獨有的植物和日落之前「黃金時刻」的豐富色彩,體現這位藝術家以全新手法呈現自然景色的不懈追求。


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 翻轉系列琺瑯腕錶梵谷版的錶盤為綠色太陽放射狀扭索飾紋大明火琺瑯面盤。


積家琺瑯工藝大師於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上忠實重現原作強烈的透視感,以及梵高別樹一幟的筆觸與濃彩厚塗繪法。為搭配太陽放射狀扭索飾紋錶盤,積家精心挑選綠色琺瑯,其與畫作濃郁鮮豔的金黃色和赤褐色形成優雅對比。


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 COURBET翻轉系列琺瑯腕錶庫克林姆版


古斯塔夫.克林姆 – 《Portrait of a Lady》(淑女肖像) (1917年)

《Portrait of a Lady》(淑女肖像)是古斯塔夫.克林姆於逝世前一年創作的作品。這位維也納藝術家以其早期的一幅畫作為基礎,繪製這幅唯一已知的「雙重」肖像畫作品。克林姆曾深深迷戀一名年輕女子,並將其視為自己的靈感繆斯,然而這名女子卻不幸猝然離世。為了緩解痛失愛人的悲傷,他以另外一名女子的肖像覆秅F原本的畫作。


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 翻轉系列琺瑯腕錶克林姆版搭載藍色大明火琺瑯麥粒紋扭索飾紋錶盤


《Portrait of a Lady》(淑女肖像)巧妙捕捉了克林姆夢幻綺麗的藝術特色,積家如今以微繪工藝將此傳奇畫作複雜於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的錶背之上。積家以完美細節重現畫作主角的優雅姿態與時尚服飾,綠色背景營造出與原作如出一轍的深邃視覺效果。精緻的麥粒扭索飾紋綠色錶盤覆以一層大明火琺瑯,優美呼應原作光芒閃爍的背景。




琺瑯工藝——悠久的積家傳統

琺瑯藝術是積家大工坊一項歷史悠久的傳統工藝,其淵源可追溯至1890年代推出的懷錶。已知的第一枚擁有琺瑯錶背的Reverso翻轉系列時計,是一位顧客於1936年訂製的作品。這款時計的錶殼背面裝飾了一幅細節精美的肖像畫,畫中主角據說是印度某邦大公的妻子。

積家於1990年代在大工坊內開設了自家的琺瑯工坊(時至今日,擁有自家琺瑯工坊的製錶廠屈指可數),從1996年開始在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錶背的方寸空間上複製歐洲和亞洲知名藝術家的作品。 運用琺瑯工藝在腕錶的錶殼背面複製畫作,需要面對多項挑戰。負責重現畫作的琺瑯工藝大師,不僅要擁有與原作藝術家相同的藝術造詣,更要掌握將畫作縮小重現於微小空間的高超技藝。此外,色彩的運用必須完全與原作相符,然而,琺瑯顏料的性質令最終焙燒的結果難以預測。因此,成敗皆取決於琺瑯工藝大師基於多年豐富經驗而作出的判斷。




在Reverso Tribute Enamel Hidden Treasures翻轉系列琺瑯腕錶上複製庫爾貝和梵谷的作品,還需要應付一項特殊的挑戰,因為這兩位藝術家均擅長運用濃彩厚塗手法,將黏稠的顏料層層堆疊於畫布表面。由於無法運用琺瑯工藝複製這種繪畫中的堆疊技法,因此琺瑯工藝大師必須以獨特工藝營造相同的視覺效果。另一方面,與布面油畫相比,大明火琺瑯更具光澤,熠熠發光的琺瑯表面能夠捕捉光線,呈現出意想不到的深邃立體感與微妙的色彩變化。效果。另一方面,與布面油畫相比,大明火琺瑯更具光澤,熠熠發光的琺瑯表面能夠捕捉光線,呈現出意想不到的深邃立體感與微妙的色彩變化。



Ⓒ Watchbus 2021






本文章來自於 Watchbus
https://www.watchbus.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s://www.watchbus.com/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3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