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朗格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
日期: Friday, July 23 @ 10:00:00 CST
新聞主題: 新品訊息



朗格發表這款錶的時候,我還以為自己面對著歷史舊照。不過多看兩眼後想想不對,2008年的Cabaret Tourbillon配的是白面,跟這只灰面且具有菱形雕刻紋路的新款完全不同。一樣的是它們所搭載的L042.1,史上第一枚停秒陀飛輪機芯。

坦白說要做出「停秒」性能並不困難,無論是哪一家錶廠研發的機芯,不外乎就是在龍芯處裝一根槓桿連結到摆輪旁邊,拉開錶冠同時帶動槓桿,讓槓桿末端的簧片替摆輪「煞車」。除非,這枚機芯安裝了陀飛輪。從結構來看,一枚陀飛輪機芯的摆輪往往與游絲、擒縱器一起設置於巨大的籠架之中,要想以尋常的簧片「煞車」,肯定會遇到兩個問題:一,簧片還沒碰到摆輪就被籠架擋住;二,即便碰巧碰到摆輪,也沒有足夠的能力安全制止憑藉強大動力運轉的籠架。結果,陀飛輪雖然大幅度提升了機械機芯的精準度,卻無法讓人們精準調校。


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
950鉑金錶殼,錶徑39.2 x 29.5 毫米,時、分、小秒針、大日曆、停秒陀飛輪、動力儲存顯示,L042.1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12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鱷魚皮錶帶,限量30只。


朗格在2008年推出的Cabaret Tourbillon是他們第一款具備停秒性能的陀飛輪腕錶,也是鐘錶史上第一只停秒陀飛輪計時器。在此之前陀飛輪雖然已發展得相當成熟,卻始終沒有人提出如何讓簧片(或其他掣停零件)避開籠架、抵住摆輪的方法。有意思的是朗格掣停陀飛輪的原理其實與基礎機芯停秒的做法無異,只不過將槓桿末端的簧片改成了「V」字形──對,就像是有兩枚簧片──如此一來哪怕其中一端正好打在籠架上,另一端照樣能夠順利觸碰摆輪、夾子似地夾住旋轉中的擒縱系統,解決陀飛輪誕生200多年來的一大難題。


早在2008年,朗格便以獨創的V形簧片做出鐘錶史上第一枚停秒陀飛輪。


憑著「史上第一枚停秒陀飛輪」這個專利以及朗格本身的品牌價值,Cabaret Tourbillon一推出便引起錶壇一陣轟動。即便停產多年、朗格又更進一步推出同時具備停秒、歸零性能的1815 Tourbillon,直到今日大家在談起停秒陀飛輪時,依然會提到這款搭載方形機芯的方形腕錶。或许正因為不可抹滅的代表性,朗格在今年終於重新將它推回市場,從歷史中復活。


新款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以當初既有的面盤格局,重現首枚停秒陀飛輪樣貌。


新款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與2008年發表的陀飛輪錶款一樣,搭載朗格自製的L042.1手動上鍊機芯,運用V形簧片在拉起錶冠瞬間貼向摆輪,達到掣停陀飛輪的作用;搭配招牌雙位數大日曆、小秒針與動力儲存顯示所呈現的整體格局,也未經修改。不過既然是新錶,又是朗格旗下相對少見的「Handwerkskunst」(德語「手工藝」的意思)特別版,在外型上自然會有別於尋常錶款的設計。錶盤上的菱形紋路就是。


陀飛輪之外,新款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又經手工雕刻的菱形紋路修飾錶盤,刻紋之上的透明琺瑯則強化立體層次。


事實上眾多在乍看之下彷彿複製貼上的菱形都是工匠一刀一刀慢慢刻出來的成果,因此仔細觀看,不難發現每一個菱形並非完全相同;當然,即便是同一個位工匠也不可能雕刻出兩個一模一樣的錶盤。換句話說,每一只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都是獨一無二的腕錶。菱形紋路之外,朗格又特別添加了一層透明的琺瑯讓整片雕刻看起來更具立體感,同時讓品牌字樣呈現「漂浮」其上;加上陀飛輪橋板與籠架「亮到發黑」的黑色拋光(black polish)工藝,單單錶面就充滿了豐富、精緻的層次與細節。


朗格自製的L042.1,史上首枚停秒陀飛輪機芯,以370枚零件打造(包含84枚陀飛輪組件),直徑32.6 x 22.3毫米,厚6.4毫米。採用雙發條盒,在每小時21,600次的振頻下,提供長達5日的動力。


精緻的細節自然也出現於錶背的機芯。儘管沒那麼搶眼、習慣日內瓦波紋的人一時間可能看不習慣,不過朗格在這一大片夾板上採用的顆粒紋倒是參照了古董懷錶的做法,將歷史融於現代。至於兩片橋板則呼應錶盤,用菱形雕刻取代過去他們在摆輪橋板上的雕花修飾。怎樣的修飾更能滿足多數錶迷的喜好或许無從得知,可以確定的是,朗格在手工修飾方面的成果總是漂亮。如今用於重出江湖的L042.1陀飛輪機芯,更讓這些工藝附加在濃厚的歷史價值上。


新款Cabaret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腕錶搭載的L042.1機芯橋板,與錶盤一樣採用手工菱形紋雕刻,夾板則以彷彿朗格懷錶機芯的顆粒紋取代常見的波紋。





Ⓒ Copyright Watchbus 2021






本文章來自於 Watchbus
https://www.watchbus.com

這份報導的網址是:
https://www.watchbus.com/modules.php?name=News&file=article&sid=3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