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ver Young:亙久優雅的搪磁琺瑯面盤手錶 Enamel Dial (兼談其他琺瑯)之二

(接上文)
下一步則是將塗上液狀磁粉的金屬基板微熱加溫,直到完全乾燥為止,然後將之一入到特製的爐灶中燒冶。搪磁爐灶的特別設計讓師父可以仔細監視爐內超過800度的高溫,控制到不至於燒融同金屬基板,但可以將搪磁粉末燒融到均勻的糊狀,並展現出細滑亮麗的光澤。之後,經過第一次燒製的面盤被取出來,小心翼翼地在室溫中慢慢冷卻。如果琺瑯質只加溫、冷卻一次、幾乎難免收縮不均而致表面凹凸不平,因此搪磁師父會反覆以上所述塗佈磁粉和燒製與冷卻的過程多次,一方面達到希望的厚度和色彩,二來可以藉多次填充每一微小部分,達到毫無塌陷凹坑的地步,加溫的程序才算全部完成。More....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Jaquet Droz 以搪磁面盤為品牌復興的特色,圖為其 Petite Heuers Minutes 手錶


最後,再以最細緻的黑色磁粉繪上時刻刻度和面盤上的所有記號 (Grand Feu Enamel),再一次燒製冷卻,然後經過最後拋光、裁磨的步驟,終於完成一個光亮美麗的無暇搪磁琺瑯面盤。由於上述的這些步驟,無一不需要高超的技術和老到的經驗,更需要極高的耐心和細心,因此今日精通熟悉製作搪磁琺瑯面盤的師傅日漸稀少。加上即便是經驗老到的師父,在每一道燒製冷卻的過程中,面盤半成品也難免有一半左右的機率會發生裂痕、氣泡等失敗的情況發生。所以,儘管外表樸實無華、不若貴金屬般耀眼外顯,每一只搪磁琺瑯面盤的背後其實確隱含著稀有的數量、繁複的人工和高昂的費用等無法抹滅的基因,也難怪同款式的手錶中,配有搪磁琺瑯面盤的手錶定價總是高昂了不少。




Calatrava 2526 Enamel


琺瑯工藝品的製作方法除了搪磁之外,還有其他的幾種不同方法: 一是掐絲琺瑯(Cloisonne enamel、又名景泰藍),其方法是以金屬絲線盤出花紋,黏固在胎上,再填施各色琺瑯釉料在花紋框架內、外,入窯烘燒,重複數次,直到器表覆上的釉層至適當厚度,再經打磨、鍍金等手續而製成,其色彩瑰麗光亮,是廣為世人熱愛的一種工藝美術品,也常被應用在鐘錶面盤的製作之上。搯絲琺瑯大約在元朝時由傳教士自中亞傳入中國,由於當時的中國在搯絲琺瑯的基礎技術,如鑄銅等冶金技術、以及玻璃和琉璃的製作知識上原本就相當先進,所以在中國人吸收了這種琺瑯的製造技術後,又經改良和不斷發揚光大的結果,搯絲反而在日後幾乎成為中國專擅的一項工藝技術。明朝景泰年間,這種琺瑯的製造盛極一時,製品既多,也最精美,當時的成品常以一種特有的藍色為基調,「景泰藍」也因而得名,並在中文裡成為「搯絲琺瑯」的代名詞。一只製作精良的掐絲琺瑯(景泰藍) 面盤手錶往往具備琺瑯色彩潤澤鮮明、搯絲整齊勻稱以及鍍金燦爛光亮的特點,其玲瓏的造型,千變萬化的圖紋,恆久散發出一種古雅的溫馨,使人目眩神迷,愛不忍釋。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Ulysse Nardin 也以掐絲琺瑯著稱,圖為其 Lightning Cloisonne Enamel 手錶


第二種是內填琺瑯 (Champlevé Enamel),其工藝與掐絲琺瑯相似。只是器表的紋飾採用斬刻、敲壓或腐蝕等技術形成,由於填燒的釉層有厚薄的不同而呈多種形態。另一類則是在胎上精雕細刻成漂亮的錦地及紋飾,再填燒各色透明釉,釉色與花紋、錦地、胎色交相輝映,分外美觀。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Vacheron Constantin 250 週年紀念的 Les Metiers d'Art 琺瑯錶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Les Metiers d'Art 琺瑯表面盤的製作分解圖:讀者可以看出內填琺瑯法中,
金屬基板先經蝕刻,再內填琺瑯燒製的特殊步驟 (photo courtesy of alex)


Vacheron Constantin 在今年的 250 週年特製錶款中便發表了一系列四只的 Les Metiers d'Art 琺瑯錶,其琺瑯便是以內填琺瑯法燒製,結合了琺瑯燒製、金屬蝕刻和寶石鑲嵌等多種技巧而成的阿波羅神駕車的精美圖案,充分展現江詩丹頓高超的面盤工藝的精華。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Patek Philippe 的微繪琺瑯大師 G. Menni 臨摹 Peeters Bonaventura 的畫作
Entrance to Harbor 所創作的懷錶 (photo by Antiquorum)


第三種是所謂微繪琺瑯 (微縮彩繪琺瑯 Enamel Miniature),又叫畫琺瑯,是這三大類琺瑯中最困難的一種。畫琺瑯的製作技法,起源於 15 世紀中葉歐洲比利時、法國、荷蘭三國交界的佛朗德斯地區。15世紀末,法國中西部的媦祟~,以其製作內填琺瑯工藝為基礎,發展成畫琺瑯的重鎮,初期製作以宗教為主題的器物,後來逐漸制做成裝飾性的工藝品。隨著東西貿易交往的頻繁,尤其自康熙二十三年清廷平定臺灣以後,禁海開放,西洋製品開始湧入,西洋琺瑯便由廣州等港口傳入中國,並就地設廠研製,稱之為洋瓷,宮中則稱其為廣琺瑯。其製作方法是在金屬板上先上數層白釉 (金屬胎), 燒結後做底板 (磁胎), 再以各色釉彩於此底板上作畫, 就像油畫一樣細繪出圖案, 此時混色是最大的學問, 如果混色過度則燒結後圖案模糊不清破壞畫面, 所以當局部描繪後要先燒結, 再描繪下個部份, 再燒結, 一直重複此動作才能完成作品, 有時須重複燒結數十次, 如果中間一次燒壞(如龜裂,混色失敗...等) 都會毀壞此作品, 所以微繪琺瑯十分珍貴, 所以一只好的微繪琺瑯錶價值常動輒百萬甚或千萬以上。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Glashutte Original 的 Meissen 琺瑯錶可以說是一種磁胎的微繪琺瑯錶
(Photos courtesy of PeterCDE)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Meissen 的琺瑯面盤,無金屬基板,呈半透光的獨特樣貌



微縮琺瑯彩繪藝術是日內瓦製錶七大工藝之一。在 18、19 世紀曾有多達數百位的畫師在從事這方面的藝術工作,因而聞名於世的微縮琺瑯彩繪大師也有數十人。然而到了 20 世紀初,由於製作一個微繪琺瑯錶面,從彩繪到燒烤常約需 400 小時才能完成,加上懷錶因為腕錶的興起而逐漸走入歷史,於是微縮琺瑯彩繪大師也就跟著萎縮凋零 ,目前目前全球會製作鐘錶彩繪琺瑯工藝的大師僅剩約 10 人左右,不到四家工作室。Patek Philippe 數年前封筆的微繪琺瑯大師 Suzanne Rohr 曾談到微繪琺瑯製作的繁複和困難說:光是學習這項技藝就至少需要十年的時間,而透過顯微鏡在直徑僅約 4 公分的表面上創作臨摹,又相當傷眼睛,以致於平均一天只能工作 1、2 個小時。而且,我通常只在大白天的時候工作,因為除了天然的日光之外,沒有任何的光線能夠為微縮彩繪中最重要的部分作最佳的調整,那就是色彩。所以,在種種嚴苛的條件下,她往往一年只能生產 2 至 3 個作品。


點擊此縮圖可觀看放大原圖

Jaeger LeCloutre 的彩繪琺瑯大師 Miklos Merczel 和 Sophie Roche
所創作的 Reverso Dawn 彩繪琺瑯手錶


其實,難以製作的微繪琺瑯面盤最值得欣賞的地方,不僅在於稀有,更在於每一個作品都獨一無二,既有藝術家專注的心靈激盪,更有創作中無法完全預期的浪漫感受:想像一下:原始的琺瑯原料是類似玻璃的透明物質,在研磨成粉末後,與油彩混合成原料,然後在攝氏 850 度的窯中反覆燒製數次以穩定它的色澤,燒窯中的溫度和燒製的時間長短必須要仔細拿捏,因為不同的色料在不同的高溫下會產生不同的反應,同一個微繪大師也無法燒製出完全相同的兩個面盤,這使得微繪琺瑯面盤的手錶成為最接近藝術品的一種手錶。

註:對微繪琺瑯的製作想進一步了解的朋友,可以參考 thePuristS.com 上一篇 JAW 所寫、介紹 Jaeger LeCloutre 的彩繪琺瑯大師 Miklos Merczel 和 Sophie Roche 的文章:My emotional encounter with MJLC enamel works, a photo essay
發表於 Tuesday, May 03 @ 07:00:00 CST 由 watchb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