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異星球:芝柏Free Bridge隕石腕錶


來自異星球:芝柏Free Bridge隕石腕錶


GP芝柏表(Girard-Perregaux)隆重發佈Free Bridge隕石腕錶,為其知名的Bridges金橋系列增添新作。Free Bridge隕石腕錶使用了兩塊隕石板,將前衛設計與尖端材料巧妙融合,承襲品牌素來青睞的對稱設計,亦充滿現代摩登風範。



對稱設計,始於1860年代
金橋系列誕生於1860年代,被視為「高級製表」領域中機械錶的標誌性傑作。時光荏迭A金橋系列歷經演進,使用了各種不同造型、飾面和材質。如今,GP芝柏表對其知名的結構性部件進行重新設計,以顛覆性的全新創意重塑經典。


Free Bridge隕石腕錶
不鏽鋼錶殼,錶徑44毫米,時、分,GP01800-2085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4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30米,橡膠錶帶,參考售價NTD 829,000。


1889年,具備三金橋、陀飛輪和精雕錶殼的精密天文錶——La Esmeralda於巴黎世界博覽會贏得金獎。同這款獲獎懷錶一樣,Free Bridge隕石腕錶的機芯採用倒置式佈局,將橋板移至前端,6點鐘位置的摆輪和發條盒則直接置於其上方。這款腕錶呈現和諧的對稱風格,正如19世紀知名的三金橋陀飛輪錶。

橋板橫跨於由各種齒輪構成的傳動機構之上,與上方的鏤空太子妃式時針和分針遙相呼應。這種變內藏於外露的設計,賦予了腕錶獨特的外觀。12點鐘下方的鏤空發條盒也採用了這種設計方式,令主發條的運行狀態一覽無遺。


Free Bridge隕石腕錶的機芯採用倒置式佈局,將橋板移至前端,6點鐘位置的摆輪和發條盒則直接置於其上方。


層次豐富,宛如一幅腕錶油畫
錶盤位於藍寶石水晶玻璃「盒」之下,這個設計使錶盤上的各種指示器充分沐浴在明亮的光線下。在錶盤底部,標誌性的Neo Bridge新橋板橫跨主夾板,支撐著摆輪。腕錶整體設計巧妙運用了空間感和各種不同紋理。懸浮式時標置於凸緣上,並向內伸出到下層的錶盤,進一步增強了腕錶獨特的三維立體構造。44毫米直徑的不鏽鋼錶殼巧妙結合了拋光和緞面拉絲雙重工藝,同時,錶冠亦以拋光和噴砂切面營造出多面立體效果,令Free Bridge隕石腕錶宛如一幅深具層次之美的油畫。


Free Bridge隕石腕錶的中央橋板由兩塊隕石板鑲嵌而成,每一塊都以兩顆螺絲固定。


兩塊天外隕石,賦予腕錶超凡風采
正如這款腕錶名稱,Free Bridge隕石腕錶採用了源自小行星帶的隕石碎片。這塊發現於納米比亞的Gibeon鐵隕石是一種鐵鎳合金,並含有少量鈷和磷。該隕石呈現天然的魏德曼花紋(Widmanstätten),因此每一個碎片都珍稀罕見,獨一無二。隕石獨特的流線結構加之豐富的表面紋理,共同形成了迷人的色調反差效果。

這款腕錶的中央橋板由兩塊隕石板鑲嵌而成,每一塊都以兩顆螺絲固定。隕石板的打造耗時许久且過程繁複。首先,工匠對Gibeon鐵隕石進行切片,將隕石片加工成所需的形狀,並穿上兩個孔,用於安裝螺絲。接下來,每塊隕石板都需進行精細謹慎的處理,以突顯隕石上的魏德曼花紋。之後,隕石板會進行鍍銠處理,以此打造保護層,防止這塊富鐵隕石被腐蝕。


Free Bridge隕石腕錶內部搭載先進的GP01800-2085自動上鍊機芯。擒縱輪、擒縱叉和造型精緻的摆輪橋臂均以矽材質打造。


矽技術
契合前衛的美學設計,Free Bridge隕石腕錶內部搭載先進的GP01800-2085自動上鍊機芯。擒縱輪、擒縱叉和造型精緻的摆輪橋臂均以矽材質打造,這是一種不易腐蝕的輕質材料。矽零件在無塵的實驗室環境製造,可被打造成傳統銑削和衝壓技術無法實現的複雜精緻形狀。能夠自由地打造複雜形狀,意味著零件的結構設計可得到優化。矽的摩擦係數低,因此可以減輕磨損,進而增強耐用性。此外,矽材質不受溫度變化的影響,且與傳統材料相比,抗磁場能力更強。

GP芝柏表使用先進材料打造變數慣性摆輪和擒縱,由此打造的摆輪不易受磁場和振動等干擾。並且,增強的抗振動能力成就了出色的走時穩定性,進一步提升腕錶精準性。先進前衛的Free Bridge隕石腕錶運用了多種高端製錶領域代表性的傳統材質。機芯部件飾以經典的日內瓦波紋,且經過倒角、蝸形紋和噴砂工藝處理。如同GP芝柏表所有原廠機芯,GP01800-2085機芯也雕刻了雄鷹標誌。


Free Bridge 隕石腕錶融合了兩塊隕石板,將前衛設計與尖端材質融為一體。


Free Bridge隕石腕錶突破了鐘錶創意和性能的諸多限制,同時也與金橋系列的其他成員擁有共同特徵,包括1867年首次問世的著名箭形橋板。如今,全新Free Bridge隕石腕錶發佈,GP芝柏表的創新精神得以進一步傳承。



©Watchbus, 2024
發表於 Friday, March 01 @ 13:00:00 CST 由 watchb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