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與 Rexhep Rexhepi 推出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錶款


路易威登與 Rexhep Rexhepi 推出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錶款


繼2023年初公布的路易威登獨立製錶創意獎(Louis Vuitton Watch Prize for Independent Creatives),路易威登開始與著名獨立製錶師進行一系列合作,而第一個計畫就是Akrivia工坊(Atelier Akrivia)和路易威登聯手打造的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



體現雙方品牌精髓的 LVRR-01 是一款雙面計時腕錶,具備在鐘錶產業代表精湛造詣的報時複雜性能,並由Akrivia工坊與其創辦人Rexhep Rexhepi從零開始打造的全新陀飛輪機芯負責驅動,而且採用經過重新設計的路易威登Tambour錶殼。


Akrivia工坊創辦人、製錶大師Rexhep Rexhepi


LVRR-01 的基本概念被濃縮在藍寶石水晶錶盤上的標誌。遠看之下,它似乎是個傳統商標,但近距離檢視該標誌,就會發現它結合了雙方的品牌名稱:「LV」被巧妙地融入「AKRIVIA」。這是路易威登史上第一次將其標誌與其他品牌結合在一起。

路易與Rexhep攜手共遊
LVRR-01完美結合路易威登與 Akrivia 工坊這兩家成立時間相隔甚遠,但具備共同熱忱的品牌。這兩家品牌的成立時間相隔超過150年,但具備共同的核心價值觀,尤其是他們對工藝的取向,而且他們的創辦人都是深具遠見的匠人。

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於 1821 年在距離瑞士邊境不遠的城鎮出生,他在青少年時期搬到巴黎,並在那裡成為當時一家著名行李箱工坊的學徒。他很快地打響名號,成為出名的木箱與行李箱工藝專家,並獲得客戶的青睞,包括法國王后。路易於 1854 年成立同名工坊,並且大獲好評,所以他最終將工坊搬到為於 Asnières 的較大場地,而這座路易威登行李箱工坊一直使用至今。


Rexhep Rexhepi的創業巨作 Tourbillon 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俗話說,歷史不會重複,但會十分相似。Rexhep Rexhepi 在青少年時期從祖國科索沃搬到日內瓦,而且不久之後,年僅 14 歲的他就到一家高級製錶工坊擔任學徒。2012 年,他成立自己的品牌 Akrivia工坊,並堅持製造符合高級鐘錶傳統的作品。路易威登獨立製錶創意獎的概念,以及雙方對高級製錶的共同熱情化為實際行動,最終孕育出 LVRR-01。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
經過重新詮釋的 Tambour鉑金錶殼,錶徑39.9毫米,中央時針與分、6點鐘位置5分鐘陀飛輪;自鳴計時(分鐘與秒鐘),LVRR-01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72小時,煙燻色半透明藍寶石水晶錶盤,六個金色方塊注入半透明彩繪玻璃琺瑯(plique-à-jour)燒製方塊,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30米,天然小牛皮錶帶。


古老複雜性能的結合
LVRR-01 是針對時間本質的全面深思之作:它是搭載陀飛輪調校裝置,並能指示當下時間的精準天文台錶;也是能測量經過時間的儀器,而且在鐘錶產業首開先河,運用自鳴裝置報出經過時間。別具巧思的雙面顯示不僅展示這些複雜性能,更呈現LVRR-01的共同研發背景。充滿現代感的帶色藍寶石水晶正面錶盤與背面的大明火琺瑯傳統錶盤構成強烈對比效果,成為完美代表雙方品牌特色的象徵。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是一款雙面腕錶,正面備有中央時針與分,6點鐘位置則為5分鐘陀飛輪。


這些複雜性能呈現了路易威登與Rexhep Rexhepi的歷史。第一款Akrivia工坊時計AK-01整合計時與陀飛輪複雜性能,而第一款複雜路易威登腕錶Tambour LV277則是計時腕錶,且該品牌使用的第一種高級鐘錶複雜裝置則是陀飛輪。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的背面顯示自鳴計時(分鐘與秒鐘)性能。


突破高級製錶限制
LVRR-01的內部是一款完全由Rexhep Rexhepi研發的全新機芯。他的特色美學孕育了一款外觀非常傳統的機芯,最佳範例就是手工裝飾以及造型優雅的計時槓桿。LVRR-01的非凡雙面錶盤代表機芯必須採用同樣非比尋常的設計。相較於傳統機芯,LVRR-01機芯採用顛倒結構:計時與報時裝置可在正面清晰可見,而不是位於背面。這讓人能隨時在手腕上欣賞精美絕倫的結構與裝飾。帶色藍寶石水晶錶盤展示零件的精緻裝飾,每一枚零件皆為手工裝飾,並使用倒角打磨與黑色拋光等傳統技術。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搭載的LVRR-01手上鍊機芯完全由Rexhep Rexhepi研發而成,備有Rexhep Rexhepi獨到的5分鐘陀飛輪。


每五分鐘旋轉一圈的陀飛輪驕傲地位於六點鐘位置,並且在設計方面依循Rexhep Rexhepi的獨特鐘錶歷史觀點。相較於每分鐘旋轉一圈的傳統陀飛輪,每五分鐘旋轉一圈是秉持傳統精密時計的精神。陀飛輪框架內的摆輪搭載雙寬臂,以及靈感來自航海天文鐘的八個慣性調校砝碼。

這款機芯最獨一無二的特色是自鳴計時(Chronographe à Sonnerie),因為這兩種複雜性能之前從未以這種方式在腕錶整合在一起。雖然經過時間測量與報時裝置的結合過去曾在懷錶出現過,但這在當代製錶世界是一項偉大成就。


LVRR-01手上鍊機芯刻有LOUIS VUITTON和Rexhep Rexhepi 品牌名稱。


計時性能的啟動、停止與歸零由2點鐘位置的按鈕負責控制。然而,計時裝置會啟動額外的經過時間聲音提醒:每過一分鐘會敲擊一次。這種清晰、動聽的報時聲響來自黑色拋光鋼製音槌敲擊回火鋼製音簧。Akrivia工坊研發的這種報時裝置能在每經過 60秒發出一次悅耳聲音。計時與自鳴這兩種複雜裝置,加上陀飛輪的整合,需要巧妙的工程設計與做工,因為這些系統必須協調合作,並且個別需要足夠的運作能量。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是Rexhep Rexhepi工坊創立以來最複雜的腕錶作品。


Rexhep Rexhepi 採用雙發條盒這種簡單的解決方案,一個發條盒驅動機芯的走時與計時性能,另一個驅動報時性能。但他加入一項巧思。標準的方法是分開發條盒並讓他們獨立運作,但 Rexhep Rexhepi設計了一種構造,讓第二發條盒以獨特的方式連接傳動輪系。一旦計時性能被啟動且中央指針被釋放,第二發條盒的轉動就不再受阻。因此當計時與敲擊裝置運行時,能量被供應給基本輪系,確保這些複雜裝置擁有運行所需的足夠能量,並且不會干擾機芯的基本性能。

我們可透過藍寶石水晶錶盤見到負責報時的機械芭蕾舞。自鳴裝置與第二發條盒連結搭造寶石擒縱叉的第二擒縱器。擒縱器週期性地釋放第二發條盒的能量,確保精準與規律的自鳴敲擊。


透過煙燻色半透明藍寶石水晶錶盤,可直接見到5分鐘陀飛輪和自鳴計時機構的美麗姿態。


錶殼製作傳奇
鉑金錶殼延續路易威登與Akrivia工坊的完美融合。這款錶殼完美結合路易威登的招牌Tambour錶殼,以及Rexhep Rexhepi的風格元素,尤其是錶殼的纖薄、經典形式。LVRR-01將Tambour的鼓型形式轉化為經過重新詮釋的精簡流線形式,其特色是高聳、傾斜的錶圈,以及靈感來自二十世紀中葉男士腕錶的優雅、雕塑式錶耳。錶冠與計時按鈕皆採靈感源自路易威登錶款的七邊形,但都以Akrivia工坊風格手工打造而成。如同機芯的零件,錶冠與按鈕的邊緣經過倒角處理,且裝飾手法採用Rexhep Rexhepi一貫的手工錘打技術。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的鉑金錶殼源自路易威登Tambour的鼓形錶殼,經過Rexhep Rexhepi重新詮釋。 錶冠與計時按鈕皆採靈感源自路易威登錶款的七邊形,但都以Akrivia工坊風格手工打造而成。字


錶殼由 Akrivia 工坊製造,整個過程獲得其錶殼製造工坊錶殼大師Jean-Pierre Hagmann的監督。Jean-Pierre Hagmann 用累積數十年經驗的專業眼光確保錶殼的形式與細節完美無缺——右下錶耳上的隱密「JHP」標誌是他的個人品質印記。最後一個暗示這場共同探險的低調細節是底秅W的「Louis cruises with Rexhep」(路易與 Rexhep 攜手共遊)手工鐫刻字樣。這個書寫體裝飾是特別獻給這次獨一無二的相遇。

時間的眾多面向
Rexhep Rexhepi 與路易威登的個別獨特美學元素清楚無誤地出現在兩個錶盤,但又融洽整合為一個完美整體。充滿現代感的正面錶盤具備鮮明風格與奢華裝飾,反映路易威登的當代面向。帶色藍寶石水晶盤搭載令人想起 Rexhep Rexhepi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錶(RRCC I & II)的鍍金分鐘刻度環。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的煙燻色半透明藍寶石水晶錶盤上備有六個金色方塊時刻刻度,特別注入半透明彩繪玻璃琺瑯(plique-à-jour)燒製方塊。


錶盤的六個金色方塊注入半透明燒製方塊,其技術類似名為彩繪玻璃琺瑯(plique-à-jour)的彩繪玻璃技術。方塊圖案是向路易威登專利複雜裝置Spin Time跳時顯示致敬。在此同時,錶盤的金色元素還低調地向路易威登皮具的黃色縫線致意,這些縫線是微妙卻又即為極為重要的特色。

相較之下,背面是向傳統測量儀器致敬的極致經典光滑大明火琺瑯——它由Rexhep Rexhepi設計,並由路易威登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場的自家琺瑯師Nicolas Doublel負責打造。這款令人想起19世紀計時懷錶的琺瑯錶盤設有雙刻度,分別為小時及分鐘,且皆採用琺瑯印刷。但目光敏銳的人會發現,琺瑯錶盤的設計承襲了1988年路易威登史上首款腕錶的精神。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背面的計時面盤以大明火琺瑯技法製作,由Rexhep Rexhepi設計,紅藍雙圈刻度分別代表計時分與秒


雙方的品牌名稱橫向對分琺瑯錶盤,反映此錶在風格與內涵方面的合作品質。錶盤基底的白金圓盤是由Akrivia工坊製作,但其琺瑯裝飾是由路易威登自家琺瑯師尼可拉斯.杜波爾(Nicolas Doublel)進行。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的大明火琺瑯面盤,由路易威登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場的自家琺瑯師Nicolas Doublel負責打造。


獻給獨特腕錶的獨一無二錶殼
LVRR-01 被裝在一個獨一無二的路易威登傳統錶殼。每一個錶盒都是為每一只LVRR-01特別製作,具備靈感來自琺瑯錶盤計時刻度的手繪圖案,以及「AKRILVIA」商標和腕錶的個別編號。作為最後的裝飾元素以及向負責LVRR-01的工匠們致上敬意,錶盒重現Rexhep Rexhepi、Jean-Pierre Hagmann與Nicolas Doublel的簽名。LVRR-01備有一條路易威登天然牛皮錶帶,這種小牛皮會隨著使用出現精美的漸變色澤。獨特的鉑金針扣是由Jean-Pierre Hagmann的工坊製作,並帶有「JHP」標誌。


LVRR-01 Chronographe à Sonnerie配備手繪Monogram 帆布材質的特殊高級製錶錶盒。




©Watchbus, 2023
發表於 Monday, October 16 @ 14:15:00 CST 由 watchb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