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工藝優雅再現:IWC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


經典工藝優雅再現:IWC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


Portofino,這個IWC以義大利漁村為名行優雅之實的系列,總讓人想起這首歌,從第一句歌詞「I found my love in Portofino」開始,彷彿發生在那裡的浪漫情節就隨著錶盤上走動的時間,一點一滴發生在這款錶上。又或者錶從還就只是媒介,連結佩戴它的人與戴它時的夢想。如今,搭載IWC經典的萬年曆性能,成為品牌旗下最小巧、優雅的萬年曆腕錶。


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IW344601)
不鏽鋼錶殼,錶徑40毫米,時、分、秒、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萬年曆月相盈虧顯示,8265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50米,藍色小牛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746,000。


IWC把經典的萬年曆帶回到柏濤菲諾系列。兩款新作分別採用18K紅金和不鏽鋼打造,這也是柏濤菲諾系列首款配備萬年曆的不鏽鋼腕錶。錶徑僅40毫米的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成為IWC全系列目前最小的萬年曆錶款。兩款腕錶均搭載IWC自製82650型機芯,配備比勒頓上鍊系統及陶瓷組件,動力儲存長達60小時。除了日期、星期及月份顯示外,還設有IWC的萬年曆月相盈虧顯示,每577.5年才會偏離地球衛星軌道一天。


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IW344602)
18K紅金錶殼,錶徑40毫米,時、分、秒、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萬年曆月相盈虧顯示,8265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50米,藍色小牛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1,071,000。


沒有其他複雜性能比萬年曆更能體現IWC獨一無二的工程技術。此日曆裝置於1980年代由前首席製錶師克勞斯(Kurt Klaus)研發,以不到100個精心排列的零件組成,具備高度的自主能力及使用便利性。精妙的機械程序可辨識不同月份的長度,並每四年在2月底自動增加一個閏日,一直運行到2100年才需要手動調校,因為根據公曆的曆法規則,該年度並非閏年。此外,由於所有顯示完美同步,只需使用錶冠就能讓日曆前進。


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採用順著錶圈弧度的設計,呈現無邊框的開闊視角。


經典複雜性能藉著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型號3444)再次回歸柏濤菲諾系列。共有兩種款式可供選擇。一款以不鏽鋼錶殼搭配鍍銀錶盤、鍍銠指針和時標(型號IW344601),這是配備萬年曆的柏濤菲諾腕錶首次採用這種傳統且堅固的錶殼材質。另一款則結合18K紅金錶殼、鍍銀錶盤、鍍金指針和時標(型號IW344602)。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對於喜愛較小巧及符合人體工學尺寸的人士來說,也會是最佳的選擇。僅40毫米的錶徑讓它成為IWC全系列目前最小的萬年曆腕錶。兩款腕錶均搭配由可追溯瑞士小牛皮打造的藍色錶帶。帶有天然光澤與柔軟質感的錶帶,將現代奢華面貌表露無遺。


錶徑40毫米的全新柏濤菲諾萬年曆,是IWC目前旗下最小巧的萬年曆錶款,讓小手腕者也能戴得優雅、舒適。


高度自主運行能力
日曆資訊透過三個小錶盤顯示。日期顯示位於3點鐘位置、月份顯示位於6點鐘位置,星期顯示在9點鐘位置。星期顯示亦包含小巧的閏年指示器:以紅色「L」表示閏年,還會自動插入2月29日。這款腕錶的另一個亮點是整合到月份顯示的萬年曆月相盈虧顯示,在星光燦爛的夜空背景下展現月亮的迷人面貌。經過精密計算的減速齒輪系令顯示極其準確,每577.5年才會偏離地球衛星軌道一天。

配備比勒頓上鍊系統的IWC自製82650型機芯
IWC自製82650型機芯每晚單次推動日曆模組的遞進。精心修飾的機芯可透過透明藍寶石玻璃底芮犰炬援部C機芯搭載IWC前技術總監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於1950年代研發的高效能自動上鍊系統。利用摆陀在兩個方向的微小動作,為主發條帶來60小時動力儲存。自動上鍊系統承受高壓的零件,例如心形凸輪和棘爪,採用幾乎不會磨損的氧化鋯陶瓷打造。同時,摆陀帶有標誌性的「Probus Scafusia」純金印記,彰顯IWC對卓越技術、品質及永續性的堅定承諾。


82650機芯搭載IWC前技術總監阿爾伯特.比勒頓於1950年代研發的高效能自動上鍊系統(又稱「啄木鳥上鍊系統」),利用形似「啄木鳥」的兩枚棘爪,讓自動盤不管是順時鐘還是逆時鐘轉動都能上鍊。


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即日起於IWC專賣店、授權零售商或IWC.com官方網站發售。此外,腕錶只要註冊My IWC計劃,即可享有標準兩年國際有限保證期額外延長六年的禮遇。
發表於 Thursday, December 01 @ 09:00:00 CST 由 watchb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