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緣: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T ICE 冰晶和BLIZZARD暴雪限量版腕錶


冰雪奇緣之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T ICE 冰晶和BLIZZARD暴雪限量版腕錶


凜冬將至,並不全然是壞事,特別是有兩款MB&F以暴風雪和冰封奇觀為靈感的限量版 Legacy Machine FlyingT 腕錶即將問世。「冰晶」(ICE) 和「暴雪」(BLIZZARD) 腕錶各限量八只,是 MB&F 與法國珠寶設計師 Emmanuel Tarpin 的心血結晶,這位年輕設計師擅長揉合鍾愛的自然景觀、雕塑藝術、創新材料與珍貴寶石,打造出獨樹一格的珠寶作品。


談到合作契機,MB&F 創辦人 Maximilian Büsser 表示:「我們的專長是製錶而非珠寶。雖然有鑲嵌鑽石的款式,但僅止於此。所以我開始和業界頂尖珠寶師見面,邀請他們貢獻珠寶藝術長才改造 FlyingT 腕錶,就像提供一片空白畫布讓他們自由發揮。」


MB&F x EMMANUEL TARPIN – LM FLYING T「冰晶」(ICE) 腕錶
18K 白金全鑲鑽錶殼,霧藍色青金石錶盤機板,時分顯示於垂直傾斜 50 度的錶盤之上、60 秒飛行陀飛輪,FlyingT自動上鍊機芯,3D 立體18K 5N + 玫瑰金、鈦金屬與鉑金太陽造型自動盤,3D 立體垂直結構,動力儲存100 小時,雙錶冠:左側用以上鍊,右側設定時間,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限量8只,建議售價NTD 5,900,000。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系列已是二度聯名,但比起上回和國際知名義大利精品品牌寶格麗合作,與 Emmanuel Tarpin 共事是截然不同的故事。這位珠寶新秀偏好獨立作業,親自與客戶和供應商接洽,可說是名符其實的一人公司。他重視人與人的連結,接案與否亦取決於雙方互動關係。

他在日內瓦藝術與設計大學 (HEAD) 求學期間第一次見到前來介紹 MB&F 品牌的 Max Büsser。快轉到幾年之後,Emmanuel Tarpin 之名已和新銳珠寶設計師畫上等號。上網搜尋他時,Max 發現原來兩人早已是 LinkedIn 聯絡人,隨即便傳訊息給他。後續發展就不必再詳述了。


MB&F FlyingT 機芯為 3D 立體垂直結構、自動上鍊,搭配藍鋼平衡翻,由 MB&F 自主設計與研發。結合穹頂與垂直機械的設計成為Emmanuel Tarpin實現銀白冰雪世界的最佳舞台。圖為Legacy Machine FlyingT ICE 冰晶腕錶。


「我很少與別人合作,比較喜歡專注在自己的創作。」Emmanuel Tarpin 解釋道。「但經過訊息和見面聊過之後發現彼此理念相當契合。這個案子非常有趣,而且和 Max 合作起來默契十足,讓第一次接觸腕錶的我很放鬆!」

親眼見到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那一瞬間,Tarpin 立刻被其渾圓量體吸引。不同於多數腕錶採取扁平結構,結合穹頂與垂直機械的設計令他大感驚奇。擁有百分之百創作自由的他選擇以冬季為主題,除了本來就愛冬天,也因為往返住家法國安錫和日內瓦的旅程中,如童話般的銀白景致讓靈感油然浮現。


MB&F x EMMANUEL TARPIN – LM FLYING T「暴雪」(BLIZZARD) 腕錶
18K 白金全鑲鑽錶殼,霧藍色青金石錶盤機板,時分顯示於垂直傾斜 50 度的錶盤之上、60 秒飛行陀飛輪,FlyingT自動上鍊機芯,3D 立體18K 5N + 玫瑰金、鈦金屬與鉑金太陽造型自動盤,3D 立體垂直結構,動力儲存100 小時,雙錶冠:左側用以上鍊,右側設定時間,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限量8只,建議售價NTD 5,900,000。


第一款腕錶取名「冰晶」(ICE),只見藍寶石水晶圓頂和機芯長出不規則的鑽石「冰筍」。冰筍形狀各異,呼應大自然的隨機之美。創作靈感來自冬天到西伯利亞南部貝加爾湖旅遊,目睹湖面從外圍向內結凍至全面冰封的景象。所幸在腕錶內,鑽石冰筍並未完全入侵機芯和霧面青金石錶盤機板,仍能完整欣賞機芯奧妙和清楚讀取時間。

設計第二款「暴雪」(BLIZZARD) 腕錶時,Tarpin 神遊至兩歲起便開始在那滑雪的阿爾卑斯山,將記憶中的暴風雪場景搬進 LM FlyingT。他選於藍寶石水晶圓頂上鑲嵌明亮式切割鑽石,霧面青金石錶盤機板則以密封鑲營造雪花片片的景象。成果宛如一枚飄著雪的水晶球。


Legacy Machine FlyingT BLIZZARD 暴雪限量版腕錶的藍寶石水晶圓頂上鑲嵌明亮式切割鑽石,霧面青金石錶盤機板則以密封鑲營造雪花片片的景象,宛如一枚飄著雪的水晶球。


LM FlyingT 前衛破格的結構工程與奢華珠寶冬裝形成絕妙對比,將本次合作發揮至淋漓盡致。此腕錶為致敬女性迷人魅力而生,Flying T中的「T」是 Max Büsser 妻子 Tiffany 的名字首字母,同時代表飛行陀飛輪 (Tourbillon)。機芯設計巧奪天工,唯有佩戴者本人得以判讀時間,進一步彰顯作品親密感性的一面。翻至錶背,經噴砂與拋光的太陽放射狀自動盤正快速轉動,由鍍釕圓盤與下方的鉑金平衡重量提供支撐。


Legacy Machine FlyingT ICE 冰晶限量版腕錶


Emmanuel Tarpin 針對機芯提出幾項改動要求,一是移除所有與白金錶殼和冰雪主題衝突的金色元素。聽起來簡單無害,執行起來卻是工程浩大;最後除了黃金與玫瑰金元素全數置換,平衡摆輪也經過藍鋼處理。另一項要求是將陀飛輪中央和兩側錶冠的鑽石改為珍稀的湖藍色帕拉依巴 (Paraiba) 碧璽,讓冰川的意象更完整。


Legacy Machine FlyingT BLIZZARD 暴雪限量版腕錶


藏在調校機制與自動盤之間的發條盒提供驚人的 100 小時動力儲存,秘密在於刻意減少齒輪數量。此精密的立體結構上方罩著藍寶石水晶圓頂,讓人細細欣賞機芯的力學之美。

這場美麗邂逅不僅孕育出一只精密複雜的珠寶女錶,更凝聚兩種對世界的想像,見證光譜兩端的創作形式和諧交融,渾然一體,完美詮釋合作的真諦。
發表於 Friday, November 25 @ 15:00:00 CST 由 watchb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