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讚大膽敢為的探險精神:帝舵表發表全新Ranger 遊俠型系列錶款


頌讚大膽敢為的探險精神:帝舵表發表全新Ranger 遊俠型系列錶款

今年是英國北格陵蘭考察隊成立70週年,1952年7月8日,這支考察隊從倫敦泰晤士河畔的德特福德啟程,前往格陵蘭島開展為期兩年的冰肮儩ヲ膍s。隊員們佩戴的正是帝舵表(TUDOR)當時最新推出的首款自動上鏈防水腕錶Oyster Prince。為這念此一偉大探險,帝舵表特別選在這一天,由品牌代言人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於倫敦揭曉全新Ranger (遊俠型)系列錶款。



品牌代言人大衛貝克漢(David Beckham)於倫敦揭曉全新Ranger系列錶款


極地探險
傳奇的英國北格陵蘭考察隊的隊員由英國科學家和水手組成,當年他們除了在多處冰原進行深入的冰川調查及地震測量,應帝舵表要求,探險隊員還根據BBC電台每隔一小時發出的訊號,監測其Oyster Prince 腕錶的精確度變化,並將其記錄在專門的筆記本上。考慮到酷寒的極地氣溫,參與此次測試的帝舵腕錶特別採用「北極」油進行潤滑,並配有錶帶延長部件,以便探險隊員將腕錶佩戴在風雪大衣的衣袖之外。自格陵蘭返回後,其中一位探險隊員向帝舵表致函,稱其腕錶能夠「保持出色的精確度」,且「從不需手動上鏈」。這封信件一直珍藏於品牌檔案館中。


英國北格陵蘭考察隊隊員佩戴的Oyster Prince腕錶,以及寫給TUDOR的感謝信。


這趟北格陵蘭考察之旅不僅在科學史上極為重要,對帝舵表及其性能腕錶而言,更具有極其重大的歷史意義。考察隊所收集的30只Oyster Prince腕錶在極端條件下的性能數據,為後續「性能性」錶款的研發提供了重要資料。帝舵表一直秉持堅固可靠的核心理念,始終專注於提升腕錶在嚴峻條件下的技術性能,而非簡單地追求美學風格或聲望地位。而這樣由專業人士在極端條件下對腕錶進行實地評估的「破壞性」測試,深度引導了多款帝舵性能腕錶的發展方向。­像1970年代初的帝舵表目錄裡,Ranger腕錶便由一位伐木工佩戴,旁邊的文字標示著「他選擇腕錶時,就如選擇他的電鋸一樣認真嚴謹」,可見一班。


Tudor Oyster Prince腕錶(左)在英國北格陵蘭考察隊的冰原探險貢獻良多,超越極限的實際測驗也促成了全新Ranger系列(右)的誕生。




悠久經典 煥然新生
帝舵Ranger系列的起源可追溯至1929年,亦即品牌創辦人漢斯.威爾斯多夫(Hans Wilsdorf)在註冊了「The TUDOR」商標的三年後,品牌又註冊了「Ranger」這個名稱。當時,Ranger此名稱並未用來專門指稱某一錶款,而僅用以為旗下腕錶系列中的某些錶款增添探險元素。今日錶迷們所熟知的所謂Ranger的美學風格其實直到1960年代才逐漸成型。經典的元素包括錶面的3、6、9及12特大阿拉伯數字點鐘標記(日曆款為6、9及12點鐘標記),以及塗有夜光物料的Ranger(梨形)指針。


1960年代的「Ranger」腕錶(左)與全新發表的Ranger腕錶


自誕生以來,Ranger 已推出多種款式,包括設日曆或不設日曆,自動上鏈或手動上鏈等,錶面上的飾紋也從有帝舵表玫瑰標誌逐漸演化為盾牌標誌。而早在1973年,就已有Ranger 腕錶配備一體式錶帶,名為「Ranger II」。2014年,TUDOR曾以一款1967年版Ranger腕錶為靈感來源推出一款配備41毫米不袗錶殼的Heritage Ranger腕錶,當時的錶面就採用玫瑰品牌標誌,六點鐘位置也復刻標有ROTOR SELF-WINDING字樣,機芯則是ETA 2824型號自動上鏈機芯。


Tudor Ranger腕錶
型號79950,不袗錶殼,錶徑39毫米,時、分、秒顯示,廠機芯MT5402型自動上鏈機芯,雙向摆陀系統自動上鏈,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COSC),旋入式錶冠,刻以浮雕帝舵表玫瑰標誌,藍水晶鏡面,防水100米,三鏈節鋼錶帶,配摺扣及帝舵表「T-fit險扣;皮膠合成錶帶,配摺扣及精鋼保險扣;或飾有紅色及米色條紋的綠色織紋錶帶,配帶扣,建議售價NTD96,500(鏈帶款)/NTD 86,500(皮帶及織紋錶帶款)。


帝舵今年全新推出的Ranger腕錶配備的是39毫米不袗錶殼,機芯則採用品牌原廠MT5402型自動上鍊機芯。這枚機芯不僅動力儲能長達70小時,憑藉著平衡摆輪與非磁性矽游絲,不僅獲得有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COSC),而且在組裝後運轉時的誤差在-2至+4秒間,超過COSC誤差可為-4至+6秒間的要求。


Ranger腕錶配備的帝舵錶原廠MT5402型機芯,備有雙向摆陀系統自動上鏈機制,動力儲備長達70小時,精準度更獲有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 (COSC)及天文台精密時計認證。


在錶面部分,Ranger採用的是盾牌品牌LOGO,六點鐘位置則簡潔地標示了RANGER錶款名稱。值得一提的是Ranger的39毫米錶殼及錶帶均經磨砂處理,以營造整體啞面效果,彰顯「性能腕錶」的純粹精神。但同時,外圈內緣等細節之處則經拋光處理,突顯出錶殼的優雅線條。


Ranger的錶殼及錶帶均經磨砂處理,而外圈內緣等細節之處則經拋光處理

Ranger的不袗旋入式錶冠上刻有浮雕帝舵表玫瑰標誌


錶面則以延續經典的細節處理,以夜光物料填充鐘點標記。米色的鐘點標記與啞黑色粒紋錶面形成鮮明對比,又與帝舵表盾牌標誌及銘文的色調和諧一致。指針則採用獨特箭頭形(梨形)指針,時針輪廓圓潤,秒針棱角分明,淋漓展現Ranger 美學風格。秒針尖端的酒紅色尤具新意。


Ranger腕錶秒針的尖端是獨特的酒紅色


多種錶帶選擇:提花錶帶、鋼錶帶或合成錶帶
作為帝舵表的一大標誌特色,織紋錶帶的使用最早可追溯至2010年,帝舵表也成為最早使用織紋錶帶的製錶品牌之一。這種錶帶由法國聖艾提安(St-Etienne)地區一家名為朱利安.富爾(Julien Faure)的公司製作,採用十九世紀提花織機以傳統工藝編織而成,品質上乘,佩戴舒適。2020年,帝舵表與這家擁有150歷史的企業迎來了合作十週年紀念。帝舵表於2010年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推出品牌首款配備該廠織紋錶帶的腕錶——Heritage Chrono(啟承計時腕錶),雙方由此展開密切合作。


Ranger 錶款選用的橄欖綠色織紋錶帶即由朱利安.富爾公司的專業匠人精心製作,飾有兩條紅色條紋與一條米色條紋。


Ranger 錶款選用的橄欖綠色織紋錶帶即由朱利安.富爾公司的專業匠人精心製作,飾有兩條紅色條紋與一條米色條紋。Ranger 腕錶亦配備磨砂鋼錶帶,搭配設有快速調節系統的帝舵表「T-fit」帶扣。該系統設置了五處孔眼,佩戴者無需工具便可通過調節窗口快速進行精細調校,在帶扣上實現多達8毫米的長度調節,格外便捷實用。此外,Ranger 腕錶也提供黑色皮革合成錶帶,天然橡膠製成,擁有織物質感,飾以米色縫線,配摺疊扣。




發表於 Monday, July 11 @ 15:00:00 CST 由 watchbus
對不起, 目前這篇文章無法顯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