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詩丹頓:飛往Overseas的旅行(下)


誰說商務人士穿西裝領帶,就不能配一只運動錶?只因為不夠正式?那換條正式的皮錶帶就好了啊!對江詩丹頓Overseas來說,這一點都不困難。只要輕輕一個動作,從鱷魚皮錶帶到金屬鍊帶,再從金屬鍊帶到橡膠錶帶,要什麼風格自己換。哪怕是萬年曆還是陀飛輪,都在超薄的製錶技藝下,一起旅行。

第五站:永恆的魅力

在第三代Overseas(前兩代分別在1996年與2004年推出)出現以前,旅人要一次戴多只腕錶出門其實挺麻煩的。首先,腕錶本身就是一種貴重物品,撞傷了會心疼,弄丟了更令人抓狂;戴一只在手上不是問題,問題是其他準備替換的錶該如何保護?


Overseas萬年曆腕錶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徑41.5毫米,厚度8.1毫米,時、分、秒、萬年曆(日期、星期、月份、閏年)、月相,1120 QP/1自動上鍊機芯,厚度4.05毫米,動力儲存4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50米,鱷魚皮錶帶,具錶帶快拆機制,另附一條橡膠錶帶,參考售價NTD 2,500,000。


具備錶帶快拆機制的Overseas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你只要戴一只錶加上幾條錶帶就夠了。特別是出遠門參加重要商務活動的旅人,穿得西裝筆挺總要配一只正裝錶才夠完美,遇到週末想要穿件短褲卻又覺得鱷魚皮錶帶太過正式,也可以馬上換成運動風格十足的橡膠錶帶。如此設計讓「戴錶旅行」變得沒那麼複雜,即便是在複雜性能中名列前茅的萬年曆也一樣。




基本上有能力自製萬年曆機芯就已經很不簡單,自製Overseas這枚1120 QP/1超薄自動機芯更厲害。江詩丹頓只用了直徑29.6、厚度4.05毫米的空間就做出能夠自動判別大、小月及閏年的高複雜工藝,加上錶殼整體的厚度也不過8.1毫米;不到1公分,把整部人類經年累月觀測天文所研究出來曆法戴在手上!不管是抱持著佩服的心還是單純炫耀,都很值得在社交場合與人分享。
畢竟,萬年曆不只是一種無須調校日期的性能,更是代表永恆的智慧。




第六站:持續的動力陀飛輪或许不是最複雜的鐘錶性能,卻是最具動態感的複雜性能。看著它周而復始地旋轉,想著200多年前它是如何消弭地心引力對於游絲的影響,進而降低誤差讓計時器更加實用,不由地再次佩服。即使是單純欣賞它的動作,也算是男人的一種療癒方式吧。

江詩丹頓過去的確出過许多陀飛輪腕錶。他們總是將陀飛輪結構中非常重要的框架做成馬爾他十字狀,獨樹一格又強化品牌形象;且每一座馬爾他十字框架都經過精細的倒角修飾,再連同上層圓弧形的橋板拋光成如同鏡面的效果,十分漂亮。


Overseas陀飛輪腕錶
不鏽鋼錶殼,錶徑42.5毫米,時、分、陀飛輪,216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矷A防水50米,鱷魚皮錶帶,具錶帶快拆機制,另附一條橡膠錶帶及不鏽鋼鍊帶,參考售價NTD 3,490,000。


不過Overseas Tourbillon有一點不一樣,它搭載的是一枚能夠自動上鍊的機芯,也是江詩丹頓首枚自動上鍊陀飛輪機芯,採用有效降低厚度的環型自動盤,並利用半邊22K金的重量提升旋轉效率。無論自動盤往哪一邊旋轉,連動的齒輪都會帶動末端的V字形雙棘爪,讓棘爪推動或拉動齒輪為機芯上鍊,可謂相當聰明的設計。這項設計使得連同錶殼才1.039公分厚的Overseas Tourbillon在生活中擁有源源不絕的動力,持續產生陀飛輪周而復始的畫面。


Overseas陀飛輪搭載江詩丹頓首枚自動陀飛輪機芯,採用有效降低厚度的環形自動盤,並利用V字形雙棘爪達到雙向上鍊的機制。


一幅同時象徵實用與工藝價值的畫面。

[Text by Danny Wang|Copyright Watchbus 2019]

發表於 Wednesday, October 09 @ 11:00:00 CST 由 watchbus
相關類型文章


對不起, 目前這篇文章無法顯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