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製錶與流體技術的完美融合:HYT展現時間流動的不凡面貌


自從數百年前,人類發明現今通用的計時鐘錶以來,不管是轉動的指針,還是跳動的電子數字,這些傳統的時計都有一個難以彌補的缺憾,那就是無法準確地表達出時間流逝的本質。孔子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法國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撰寫「追憶逝水年華」,對古今中外的離騷之人來說,時間就像河流一樣,悄然流淌,不露聲色。然而,我們的時計卻沒辦法表現出「時間是流動的」這樣顯而易見的概念。

對百年來執著於設計防水腕錶的傳統製錶業來說,水是所有時計的天敵,利用液體來顯示時間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是無法達成的技術夢魘。一直到自许液體機械製錶師(Hydro Mechanical Horologists)的HYT創立,錶界終於打破這樣的迷思,得以將高級製錶技藝與流體技術完美融合,破天荒地創造出以液體流動來顯示時間的嶄新時計。筆者有幸於今年春天造訪了位於瑞士納沙泰爾的HYT錶廠和Preciflex實驗室,接著就讓我們帶著您來一趟時間的奇蹟之旅吧。


H1,黑色鈦金屬錶殼,錶徑48.8毫米,逆跳式螢光液體小時顯示、規範式分鐘、小秒輪、動力儲能顯示,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65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矷A防水50 米,黑色橡膠錶帶。


匯聚頂級製錶工藝、流體科技與動力技術於一身
HYT獨步全球的液體時間顯示


話說盤古開天之初,世界還是一片混沌不明。一直到某個蠻荒遠古的剎那之間,忽然有個人類的腦間產生了一個叫「時間」的概念,從此人類在浩瀚無垠的宇宙終於有了一個立足的參考點。一開始人們參考季節更換的景致以及日月星辰的圓缺來粗略估算時間,一直到數百年前終於發明了各種時鐘之後,才得以準確地度量時間到分秒的地步。然而,在许多製錶師的內心深處,他們還是遺憾於一個事實:那就是製錶技術的發明和演進,儘管促成了計時的精準度和性能,但無論是採用指針或數字來顯示時間,卻無法呈現出時間流動的本質。


HYT Skull Light腕錶,黑色DLC鈦金屬和5N金材質錶殼,直徑51毫米,錶盤:非規則結構流體顯示小時,黑色小時盤,5N時標和數位,秒鐘指示器 (左眼),動力存儲指示器 (右眼), 2:30位置設旋鎖式時間設置錶冠,帶橡膠護套,4:30位置設旋鎖式錶冠和燈光按鈕,帶橡膠護套,骷鑒y型採用5N金倒角工藝, HYT獨創手動上弦機械機芯,28,800振次/小時,備逆跳式綠色流體顯示小時、秒鐘、機械LED照明,板橋經過手工倒角並裝飾日內瓦波紋,鍍銠波紋管,65小時動力存儲拱形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旋鎖式藍寶石錶後矷A防水50米,黑色鱷魚皮錶帶,黑色DLC鈦金屬折疊錶扣。


用液體的流動來呈現時間看似合理,但所有稍具理性的現代製錶師連 作夢都會下意 識抗拒這樣的可能性吧。畢竟水氣是造成機械機芯生鏽腐蝕的天敵,製錶師們可是歷經數百年努力,才終於在不到百年前掌握了「防水錶」的製造技術。讓機械機芯推動液體來顯示時間,不要說史無前例,連光有這樣的想法都顯得瘋狂。


親手催生HYT H1 腕錶誕生的Lucien Vouillamoz 先生,現任Preciflex(HYT的姊妹公司)創意長,講解起液體顯示結構的種種構造和原理,如圖示的專利特製液體、高科技合金波紋管( 儲液槽、幫浦) 與微型玻璃管等,格外地生動活潑。他也特別提到Preciflex的命名由來:精準Precision 與柔軟Flexibility,恰是他對液體研究的想望。


勇敢追夢

但是,正如HYT所堅持的信念:「唯一的限制,其實是我們自己所設。」在共同創辦人Lucien Vouillamoz、Patrick Berdoz、Emmanuel Savioz及Vincent Perriard 的領導下,一群敢於作夢、敢於排除萬難讓夢境成真的瘋子們,歷經無數腦力激盪與實驗不輟,終於衝破萬有引力定律,將水的能量運用於可戴式腕錶中,把兩個截然相反的世界融合在一起。這是埃及人發明法老王的水鐘後,從沒有人達成過的成就。


HYT 液體時間顯示結構: HYT 專利的液體時間顯示裝置由儲存特製液體的高科技合金波紋管( 儲液槽、幫浦)、以及相連的密閉式微型玻璃管構成,波紋管由連結於機械機芯的凸輪推動。


技術重點:專利特製液體、高科技合金波紋管(儲液槽、幫浦)與微型玻璃管 現任HYT姊妹公司Preciflex創意長(Chief Innovation Officer)的Lucien在2002年首次發想以液體來顯示時間,歷經多年的構思,他終於研究出一套可解決液體流體動力學的可行概念,其基礎是於一導管的兩個末端設置兩個靈活的水庫,儲存不同顏色及不可溶混的液體,形成一個封閉系統。當其中一個水庫被壓縮時,儲存於當中的該組液體被迫流入導管並顯示出時間,而另一組液體則反向流入另一個水庫。這兩種液體分別帶有正負極屬性的分子,有如磁石般互相排斥,因而無需於導管導內放入活塞阻隔。


高科技合金波紋管( 儲液槽、幫浦):擔任特製液體儲液槽及幫浦作用的高科技合金波紋管,以來自美國太空總署所發展的技術製成。當左側波紋管的活塞壓縮時,另一個就會膨脹,驅動玻璃管中的液體向膨脹端移動,反之亦然。


Lucien Vouillamoz找來他的老 朋友—智慧財產權專家及創業家Patrick Berdoz幫忙,完成了技術規格的制定與專利權的註冊登記。Patrick還進一步邀請了高科技開發專家Emmanuel Savioz加入,負責HYT的成立與資金募集。一年後,HYT的首款原型錶正式誕生。2010 年,HYT迎來熱愛腕錶製造、並曾以一只以液態顯示動力儲量的C1 Quantum Gravity腕錶奪下2008年日內瓦鐘錶大賞最佳設計獎的Vincent Perriard加入與協助,技術更進一步獲得提升。他們以長10釐米的高硼矽玻璃製作獨立導管 (內圈直徑僅 0.8毫米),取代原有貫穿於兩層塑膠玻璃中央的矩形導管,以顯示時間;而儲液槽、幫浦則採用美國太空總署發展的技術製成高科技彈性合金波紋管 (bellows),取代原有由壓延膜製造的水庫。此一如風箱狀盒子的水庫擔當著有如活塞的作用, 控制液體於導管內流動。


微型玻璃管:長10 釐米、內徑細僅0.8 毫米的微型玻璃管以人工或機械輔助燒製成特殊形狀的管路,盛納特製的有色及透明兩種液體。其內壁還必須經過50 道高科技鍍膜處理,確保液體流動不會有任何殘留和延滯。


Lucien Vouillamoz則和Helbling Technik合作,專注於時間顯示液體的開發。一個液體顯示模組內含三種不同的液體,包括填充在時間顯示毛細玻璃內的螢光染色液體和透明液體,以及另一種填充在合金波紋管(幫浦)內的溫度感知器,能抵銷因溫度造成的液體熱脹冷縮效果的透明液體。至此,HYT的液體時間顯示製錶計劃已準備就緒,於2012年正式發表第一款作品H1。


逆跳式液體小時顯示:連接波紋管的微型玻璃管內的有色與透明兩種液體互斥形成的接觸面正好作為指示時間之用,當接觸面走到下午6點時,螢光黃的液體便會快速地退回到原點,如同機械錶的逆跳機制一般。


Preciflex實驗室煉金
解密高科技合金波紋管關鍵技術


為了進一步了解HYT的技術底蘊,我們首先造訪了與HYT錶廠同樣位在瑞士納沙泰爾(Neuchatel)的姐妹公司Preciflex實驗室。若要以性能角色上來定義,Preciflex可說是HYT的技術支援單位,同時也負責了腕錶中液體顯示結構的生產,是比兄弟還要關係緊密的企業。相當榮幸的是,為編輯們進行導覽與介紹的正是率先發想並親手催生了HYT腕錶的Lucien Vouillamoz先生。他目前除了擔任HYT的董事外,主要任職Preciflex的創意長,督導液體的顯示、注射、擴散與能量等相關技術的研發與應用。


擔任特製液體儲液槽及幫浦作用的高科技合金波紋管,以來自美國太空總署所發展的技術製成。當左側波紋管的活塞壓縮時,另一個就會膨脹,驅動玻璃管中的液體向膨脹端移動,反之亦然。


Lucien先生首先講解了HYT腕錶內兩具位於六點鐘方位的高科技合金波紋管(儲液槽、幫浦)的獨特技術,它們由一種極耐抗的彈性合金製成,左右分別儲存了有色和透明,互不溶混的兩組液體,形成一個封閉系統。當左側的波紋管被連結於腕錶動力推進系統的活塞壓縮時,另一個就會膨脹,驅動玻璃管中的液體向膨脹端移動,反之亦然、管內兩種液體因互斥而形成的彎月形接觸面,則作為指示時間之用。當接觸面走到下午6點時,有色的液體便會退回到原點,如同機械錶的逆跳機制一般。


HYT 燒製彎折微型玻璃管的技師,不但要精確判斷軟化的程度,更必須保持管徑的均等,還要掌握角度,俐落動作裡蘊藏著豐富經驗。


接著,Lucien先生提示了一項極為精妙卻不可忽視的技術細節,那就是液體會隨著周遭溫度高低而膨脹收縮的特性,影響液體的推進顯示時間的精準度。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Preciflex發明了兩項關鍵的精密技術:溫度調節和流速調節。裝載有色液體的波紋管裡,有著能夠跟隨著溫度變化而移動位置的溫度感知器,當溫度上升時會擴張波紋管內容量,來抵銷液體膨脹所產生的液壓變異;反之,周遭溫度下降時則會縮減波紋管容量,來保持液壓穩定。此外,無論是有色或透明液體注入玻璃管中的時候,都會經過一個口徑逐漸擴大的噴嘴,讓液體的液壓緩慢降低,能夠減緩流速,也可避免產生渦流、使兩色液體出現混合狀態。


製作像Skull系列的不規則彎曲,則需要用到機械輔助技師的手工經驗,才能燒製出具有完美曲線的微型玻璃管,還需要用到機械輔助技師的手工經驗,才能燒製出具有完美曲線的微型玻璃管。


內徑僅有0.8毫米的微型毛細玻璃管的製作也在Preciflex完成,技術純熟的技師將經過特殊處理的玻璃管巧妙地以手持火焰噴槍適度加熱,在特製的夾具上彎折出所需的角度,時機掌握全憑豐富經驗。而玻璃管圓形或是像Skull腕錶的骷襲帠﹞嚏A則借助電熱機器來幫忙。之後,將兩種液體注入的工序,完全需要倚靠資深技師以手動方式進行灌注,除了要避免絲毫的氣泡進入之外,同時需要兼顧液壓均衡的保持,看似簡單,卻是十分耗時費神的程序。最後,還要進行校準的工作。液壓顯示結構在周圍繪有刻度的儀器上,技師藉由攝影機拍攝的畫面,來觀察液體是否正確地均速流動,再判斷調節兩種液體的補充或抽出。彷如機械錶廠中的摆輪校正工序一般,需要毫釐必究的專注態度。


替微型玻璃管灌注液體的工序看似簡單,卻是相當費時耗工的重要步驟,考驗著資深技師的操作奶O。看著技師調校著玻璃管有色液體的注入量,屏氣凝神的態度,雖然器械種類不同,但十分神似製錶師在校正翻的氛圍。

液體流速測試: 為了確認微型玻璃管內的液體流動能精準顯示時間,必須進行流速測驗,確認與分針的轉動零誤差;而且液體在到達六點鐘的逆跳位置時,液體必須在30 秒內從末端回到另一端。

液體耐久度測試: HYT 利用這一個狀似壓力鍋的儀器,對所有液體進行長達一個月的測試,以模擬正常使用一年的狀況,確認所有液體都不會因為溫度變化和紫外線因素而產生任何的變質與褪色。


至於作為時間顯示本體的液體本身自然是Preciflex研發的重中之重,目前Preciflex已開發出4種不同色調。每一種色調的配方研發光是染料就耗費上噸有色與無色液體,不僅必須和透明液體間有類似油水分離的明顯區別,有色液體更必須通過層層關卡的耐久度試驗,確認無論是溫度變化和紫外線因素都不致有任何變質與褪色。


H2 Aviator,黑色DLC 鈦金屬錶殼,錶徑48.8 毫米,逆跳式螢光色液體小時顯示、30 分鐘處瞬跳的分針指針、錶冠位置顯示(H-N-R)( 調時、原位、上鍊)、溫度指示器,HYT 專用鏤空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八日,紅色車縫線防彈纖維錶帶,限量50 只,參考售價NTD 5,120,000。

H2 Tradition腕錶,白K金與鈦金屬錶殼,錶徑48.8 毫米,逆跳式藍色液體小時顯示、分、秒、錶冠位置顯示(H-N-R)( 調時、原位、上鍊),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八日,藍色鱷魚皮錶帶,限量50只,參考售價NTD 6,280,000。


最後,還有一項特殊的專利技術隱藏在HYT的玻璃管之中:為了抵抗液體與固體細管接觸時明顯的毛細管現象,同時減少液體在管壁上沾粘殘留的可能性,HYT腕錶內的玻璃管都鍍上特有的奈米級塗層,液體接觸時自動聚集成珠狀,流動起來也毫無阻力,實在是肉眼都難以察覺的細微奧妙。


HYT總廠廠房鄰近於瑞士境內最大的湖泊—納沙泰爾湖(Lake Neuchatel)


立足於頂級工藝巨人的肩頂
創新技術與傳統製錶的媒合—HYT錶廠


參觀完Preciflex之後,緊接著就來到相距不遠的HYT總廠。廠房設立的位置就鄰近於瑞士境內最大的湖泊—納沙泰爾湖(Lake Neuchatel),在廠房二樓的陽台就能觀賞到廣闊的湖面。在這裡,製錶師們將HYT腕錶所配備的頂級機械機芯與Preciflex的液體時間顯示機構結合,同時裝配錶殼與面盤,進行檢驗與測試,確認每一只將到客戶手中的腕錶都是完美極品。值得強調的是,HYT專注於液體時間顯示的先進技術背後始終以頂級機械製錶為後盾,因為推動液體的動力來源以及時間的精準測量仍來自純粹的機械式機芯。


HYT執行長Gregory Dourde


HYT與著名製錶師Jean-Francois Mojon的Chronode 團隊、Bruno Moutarlier以及APRP的Giulio Papi保持著密切的合作,加上Sebastien Perret所帶領的Etude de Style設計公司協助,得以創造出完美混合動力液體的機械腕錶。在參訪HYT錶廠的過程中,技術部門的人員再一次針對機械機芯如何與液體顯示結構連動的原理向我們進行講解:一般機芯裡小時輪每半天旋轉一週的圓周動作,透過一個蝸型凸輪和一根連接液壓幫浦的連桿,轉化成為了類似汽車引擎內活塞的直線往復式運動,因而讓連桿每12小時推升到最高點,也就是有色液體壓入管內最大量的時候,連桿回復到起始的最低點,也重新開始另一次的循環流程。


知名的製錶大師Dominique Renaud在2014年加入HYT團隊,負責R&D部門。


隨後,HYT執行長Gregory Dourde接見到訪的編輯們,並進一步向我們補充說明,目前機械機芯的部份,多數還是維持著與APRP等複雜機芯研製單位的合作關係,比如說配備錶冠位置指示器(H-N-R校時-原位-上鍊)的H2腕錶及具有直線式流體時間顯示的H3腕錶等。「讓我們可以更加專注地做好我們的特色:液體顯示。」


Skull Bad Boy,黑色DLC 鈦金屬錶殼,錶徑51 毫米,大馬士革鋼骷顱頭面盤,逆跳式黑色液體小時顯示、小秒盤( 左眼)、動力儲能顯示( 右眼),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後底矷A 藍灰色磨面鱷魚皮錶帶,限量50 只,參考售價NTD 3,380,000。


在討論到Preciflex未來的願景時,Gregory也提及其中所研究的液體相關技術,未來不光只是應用於HYT腕錶,還有在醫療產業上應用的可能性。液體實驗室在液體注射和擴散方面獨到的研究成果,尤其具有潛力。顯然在人體或動物相關的藥物注射可以有更進一步的著墨,而擴散方面的研究則可拓展到香水和芳香劑等產業領域。


H3腕錶,碳灰色PVD 鈦金屬/ 鉑金錶殼,錶徑62×41 毫米,藍寶石水晶分鐘盤與鋁合金小時管,逆跳式液體小時顯示、逆跳分針、錶冠性能指示 ( 調時- 正常-上鍊)、動力儲能指示 ( 錶背)、小時刻度管旋轉按鈕,HYT 獨創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170 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及後底矷A黑色短吻鱷魚皮錶帶,限量25 只,參考售價NTD 9,280,000。

H4 Neo腕錶,深灰色DLC 鈦金屬錶殼,直徑51 毫米,逆跳式綠色液體小時顯示、分、秒和動力儲存顯示,紫色機械能轉電能紫色LED光源,HYT 獨家鏤空機械手上鍊機芯,65小時動力儲存,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與後矷A防水50 米,黑色纖維錶帶,限量15只,參考售價NTD 3,550,000。


期待著HYT和Preciflex對人類做出更多貢獻之餘,看著錶廠陽台外一望無垠的納沙泰爾湖,筆者更加堅信的是,無論如何,眼前這亙古不斷流動的湖水,必將會繼續滋養著鄰湖而居的人們,激發他們的創意,持續打造出更多令人感到驚豔的HYT嶄新錶款。

[Copyright Watchbus 2017]

發表於 Friday, June 30 @ 09:00:00 CST 由 watchbus
相關類型文章

品牌故事

對不起, 目前這篇文章無法顯示意見.